当前位置:53631健康心理解读:“人肉”女司机属集体施暴
心理解读:“人肉”女司机属集体施暴
2022-12-06

​一次车辆变道,引发两车竞逐;女司机被暴力殴打,男司机则被刑拘;当警方公布完整车载视频后,剧情却发生了反转,女司机的形象从受害者瞬间逆转为“路霸”,又被网友“人肉”出违章记录、身份信息甚至开房记录。在如今的互联网的时代,任何事物与互联网相关联都会焕发巨大的影响力,互联网+暴力,则暴力无边。

从心理学角度解读这场暴力事件的持续升级,这是一场“人肉”中的集体施暴,因为女人被视为欲望投射客体。

心理揭秘:对女性的歧视

胡适先生曾说,“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,只消考察三件事: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;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;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”。此次殴打事件,可以说三样齐全了——都做得不咋样。令人叹为观止的是,架打完了,当事人散了,网友意犹未尽,“人肉”该女司机,甚至推而广之说“女人不该开车”。放下这个有点二的女司机不说,这是对女人多大仇多大恨?妈妈的怀抱是你乘坐的第一辆车,之后就是婴儿推车,你没少被摔吧?

心理揭秘:“第二性”的身份认同

男女确有先天的性别差异,但是也有很明显的个体差异,通俗说,女的中间有爷们,男的有娘炮,不能一概而论。但是,对女人的歧视却是普遍的,从心理学角度讲,贬低女人的绝不仅是男人,甚至有女人。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有研究发现,同一篇文章,分别署上明显男性化的名字和女性化的名字,署名男性化的普遍高分,署名女性化的普遍低分,即便是女性评分员也会给署名女性化的文章打低分!女人甚至已经认同了自己的亚当肋骨、“第二性”的身份!但是否女人天生比男人差?肯定不是!人类学家玛格丽特·米德就发现有些人类部落和我们所谓“主流”社会的男女分工——除了生孩子——正相反。性别战争自古有之,某些历史的偶然铸成了今天女性相对从属地位的必然,这是后天使然,不是先天基因问题。心理学家罗伊·鲍迈斯特一语道破天机——男女之间在多数领域并非是先天能力高下,而是动机殊异。

心理揭秘:被物化的女性

不可否认的是,历史长河中,大部分人类社会中的女性都是附属性别,甚至是有些去人性化的“物品”。女性被客体化了,被物化了,譬如,妓女,就是男人实现性欲望的客体。甚至在很多现代家庭中,女人不过是“下蛋的母鸡”。女人是带着情感的满足某种主流话语需要的工具,而不是具有充分主体地位的责任人。一旦被客体化、被物化,女人的独立人格与尊严已经沦陷,打打骂骂也就不足为奇。

心理揭秘:男人欲望的投射

另外,对女人的态度其实体现了男人对自己的认同。男女性别不同,不可否认,有摩擦冲突,实属正常。但是,正如你贬低自己的对手无能,不过是说自己也无能一样,男人贬低女人的同时,在暴露自己内心的孱弱。心理学家张结海曾调查,为什么中国男人不找外国女人,不少中国男人答曰:她们有性病。

实际不少人私下怕自己“家伙事儿”不够用。心理学把这叫做投射: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,我打你是因为你不好,女人不该开车是因为女人这方面没脑子……己所不欲,施之于人。这样子,让我们心里有了安慰,找回了平衡感,甚至找回了尊严。爱之愈切,恨之愈深。我们心中对女人越有欲望,越深怕自己陷入无法自拔,于是就多了很多“红颜祸水”。我们急于划分阵营,男与女也好,其他也罢,无非想在自己这一伙——“内群体”,找到一种力量,哪怕这种力量并没有附着于自己身上,就像男足进了球,“咱中国爷们儿!”;而把心中的负面情绪一股脑宣泄在那另一伙——“外群体”,多少已经被妖魔化的自己的同类身上。如果,你真要与另一个性别为敌,记住,尊重对手,就是尊重自己。忘了那句话吗?“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”你把女人当神,你就是与神摔跤的人——据说这是“以色列”名字的由来,而你把女人当猪,你充其量就是猪倌儿或屠夫而已。你可以选择。

双刃剑:“人肉搜索”

作为“人肉”而言,本身作为搜索,其实是把双刃剑。群众之力量如办正事,则摧金断玉。一旦剑走偏锋,成为心智之乌合之众,就极端邪恶,如同二战纳粹一样:一些人只是在生产钢铁——可能做成子弹壳,一些人在挖煤矿——可能成为焚尸炉的燃料,一些人只是在擦拭杀敌的枪械——可能屠杀犹太人,一些人只是在尽职做看守——可能断送里面人最后的希望,每个人只是各司其职,都没有杀人,却一丝不苟完成了最后的合谋,却都无需直接负责。

“人肉”女司机:集体施暴

“人肉”过程中,网民不过各逞英豪,也许只是炫耀技术而已,最后却可能促成当事人的惨剧。这是在集体施暴,却无人负责,因为相对于当事人而言,每个网民都是匿名的。没有自我价值的卷入,就缺乏必要的责任感。每个人的偶然,最终铸成了荒诞的必然。另一方面,“人肉”这一语汇本身,就没把被搜索的对象当作活生生的人,而只是等待被捕猎的充满刺激诱惑的“肉”而已。无论被“人肉”的这位女司机,还是其他任何人,作为“人”的意义都被降格了,也只有不被当作人,我们才能心安理得地去捕猎这“非我族类”。

这种做法,和我们在变态杀人中看到的,有些人把活人当作猎物,在森林中追袭射击如出一辙——他们希望看到一种叫做“人”的两足动物的惊恐、无助的反抗和最后的血腥。

汉娜·阿伦特警告我们需要提防“平庸之恶”,一种源自无知的、狭隘的罪恶。抵御这种罪恶,需要我们人性的宽容,以及基于人性自觉的关怀。放下自己的一小点,拥有全新的世界。